中新社北京5月16日電 (記者 吳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5日接受其私設政策咨詢小組“關於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礎的懇談會”提交的有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報告書,併在當晚的記者會見中表明,其樂見由“釋憲”達到解禁效果的立場。日本戰後“專守防衛”政策和軍事安保理念在安倍右翼政權的操縱下正陷入危險之境。
  “懇談會”所提交報告書的最主要特征是,顛覆日本戰後一直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政府解釋。安倍對報告書的意見表示歡迎,他明言,日本政府將就該份報告提出的“在對國家安全帶來重大威脅可能性的情況下,允許有限度行使集體自衛權”進行探討,並就此在執政黨內展開協商。若判斷有改變憲法解釋的必要性,會作出相關的內閣會議決定。
  根據此前日本政府所作的正式解釋,集體自衛權因超出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的“必要最小限度”防衛的限制而禁止行使。然而,得到安倍授意的這份報告書以詭辯的論證方式,企圖推翻已沿襲60餘年的政府解釋,試圖在迴避修憲的情況下,解禁集體自衛權,擺脫憲法對日本軍力的束縛。
  為解禁集體自衛權,安倍內閣可謂蓄謀已久。去年12月,日本內閣出台了《防衛計劃大綱》、《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和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等三份有關安保政策的綱領性文件,今年4月又更改了原本體現日本和平憲法精神的“武器出口三原則”。安倍一步步除掉修憲和解禁集體自衛權路上的“眼中釘”,如果一系列動作順利完成,日本就可以“在政府判定給日本安全帶來重大影響的情況下使用武力”,為日本“軍事正常化”鋪路開道。
  可見,安倍眼中的“和平憲法”並不是維持日本戰後數十年和平外交的“寶典”,相反成為了右翼勢力獲取交戰權的障礙。安倍政權反覆運作、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方案,就是其在右傾化道路上迂迴邁出的重大而危險的一步。
  “懇談會”提交的報告書羅列了包括“與日本‘關係密切國’遭到攻擊”、“如放任不管將對日本安全產生重大影響”、“首相主導內閣作出行使集體自衛權決定”等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六個主要條件。但不難看出,這些所謂的條件只是安倍內閣錶面上作出的妥協。
  “對日本安全產生重大影響”的標準是什麼?該怎樣約束自衛隊的行動?諸如此類的問題並未得到明確的答案。這樣缺乏制約和清晰界定標準的集體自衛權行使條件顯然讓安倍政權獲得了更大範圍使用武力的自由度,從而使其拿到了操縱國家戰爭機器的鑰匙。
  安倍聲稱行使集體自衛權是“為了保護國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費盡口舌尋找強調行使集體自衛權必要性的藉口。但解禁集體自衛權意味著日本今後可能參與到並未直接攻擊或威脅日本的戰事中,使日本國民成為安倍右翼政權軍事野心的犧牲品。愛好和平的日本民眾顯然不會為安倍的這種“國民保護說”買單。
  就在安倍15日晚於首相官邸發表其“高論”之際,數千名日本民眾在附近再度舉行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抗議活動。此類抗議連日來也不斷出現在日本國會一帶。在此前日本《朝日新聞》、《日本經濟新聞》、東京電視臺、共同社等媒體進行的相關民調中,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者的比例都明顯超過了贊成者。
  日本一些主要在野黨、社會團體當天也紛紛發表聲明或舉行集會,質疑安倍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企圖和手法。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已有約60個地方議會對安倍政府推動修改憲法解釋一事向國會表達了反對和謹慎態度。
  安倍內閣修改和平憲法解釋、強行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所作所為不僅破壞了和平憲法的屬性,也傷害了本國愛好和平民眾的利益,更威脅到地區及世界的安全和穩定。安倍右翼政權操縱下的解禁集體自衛權必然會打破“專守防衛”的承諾,成為日本戰後防務政策最危險的一次改變。(完)  (原標題:安倍“釋憲”解禁集體自衛權 日本再陷危險之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t27gtzxfg 的頭像
gt27gtzxfg

中泰當舖

gt27gtzxf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